插花師:阿雪奶奶

阿雪奶奶(化名)今年65歲,年初因中風導致右側偏癱,初期曾聘請外傭照顧,後來因不習慣而停止使用外傭服務;平時與姪子同住,但因姪子平日需工作,故協助申請長照2.0的居家服務,在使用居家照顧幾週後,最近則轉至日照機構。

阿雪奶奶以前是位插花老師、開班授課,但因中風後導致右側偏癱無法自主生活,關係建立期,奶奶總是躺在床上鮮少下床活動,之後與居服員建立好信任感後,在考量阿雪奶奶需增強下床活動的考量下(增加下肢肌力),建議奶奶從居家照護轉到日照機構接受服務,因居家照顧每日頂多提供數小時的服務,日照機構則更能提供不同的活動、簡易肌力訓練指導等多樣性活動,這樣才更有機會能促使奶奶多與其他個案活動,進而願意下床活動,延緩肌力虛弱或延緩退化。

剛來日照時,奶奶總是睡眼惺忪,甚至整個半天都躺在折疊沙發椅,後來,在居服員的介紹下,讓她到日照機構的戶外花園逛逛、甚至能在協助下一同澆花,在花園中的互動,似乎喚醒了她年輕時對於園藝的熱愛,也似乎找到來日照的動力之一。

現在,居服員早上到阿雪奶奶家裡時,奶奶都已經整裝待發,在家等待無障礙交通車來接送,而一來到日照中心的第一件事,就是到小花園裡幫忙澆花,澆完花後,奶奶會在花園裡待一陣子才再進去看書、做肢體活動或是小睡片刻。

中午時,奶奶甚至能做做簡單的撿菜葉動作,把老壞的葉菜類排列在一旁;下午的點心時刻,也能幫忙把茶點排列整齊,雖然距離我們預期的下床頻率、自行使用助行器行走一小段路程還有一段差距,但,相對於之前她開始接受居家照護的前幾週相比,現在下床活動的頻率已明顯比在家時還要多,甚至還願意拿四腳柺杖練習走路,而以往臉上常掛著悶悶不樂的表情,在其他個案與居服員們的陪伴下,甚至還出現燦爛的笑容。

長照的目的,除了提供個案適合的照護與服務外,其實另一個層面也在於「延緩失能」,若個案的狀況允許的話,甚至希望他們能朝著逐漸恢復原本具有的功能(如:自行走路,或使用輔具下自行步行);另一層面,長照2.0則是希望藉由政府長照的提供,能使家中主要照顧者更能安心地上班與生活。

或許不是每個個案都符合『長期』照護(因有不少個案僅接受2-3個月就恢復一定的功能,進而提早結案,或因更退化,而需住進照護機構),但每一次的信任感建立,短,可能只有幾天,長,則可能是一個月以上,但每次在中後期若能看到個案或家屬的笑容,甚至一聲「謝謝你們的照顧」,常常就能瞬間把平時的疲累感化開。 長照,它究竟能帶來什麼價值?我想,大概就是上述那些碎片生活雜事,在外人眼裡,或許多是一般瑣事,但其實,對於個案、家屬們,意義常常是非凡的。

發表留言